追蹤
搖擺人生進行曲
關於部落格
一首永不停歇的旅曲~~
  • 1432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讓夢想往自由與記憶的方向走



兩個人就開始透過密集的通信,還有偶爾特許的電話,探監,花了四年的時間,超過三百封信件往返(真正的信紙,不是EMAIL喔!),好幾十份草圖,還有50:1的立體模型,用CAD軟體作成的三百六十度透視3D動畫,把賀門的夢想變成一本書讓世人知道,書裡用一百三十張彩色頁紀錄他們的通信內容,同時也做成建築展覽在歐洲巡迴,展覽中使用的有聲導覽內容,是根據賀門自己寫的腳本,由他最近被判無罪同坐三十多年的政治犯牢友唸稿,展覽的作品除了他的夢中之屋,還有根據賀門信中素描打造出同比例的牢房。如果有興趣的話,也可以到網站上看這個特展的局部內容( http://www.sumell.org/herman/house.pdf )。

看過展覽的有人說這是藝術,也有人說這是人權運動的新花招,但無論抱持哪一種觀點,我們都不得不承認,看到六十五歲的賀門,這個通常只被稱為76759號,連名字都很少用到的囚犯,努力追溯著在紐奧良童年的快樂時光,還有模糊記憶中房子建築的細節,在腦海中蓋一棟完美的建築,我們無論從哪一個角度重看自己,都很難說自己不自由。

美國公共廣播電台(NPR)過去七年,定期追蹤阿茲罕莫症病人湯姆(Tom DeBaggio)跟他的妻子的故事,我時常收聽,住在維吉尼亞州的湯姆是藥草專家,也有自己的藥草農場,在開始診斷得到阿茲罕莫的初期,也就是1999年當他只有57歲的時候,他和妻子下了一個困難的決定,那就是與其跟世界脫離,孤獨地與疾病奮鬥然後無可避免地在失去記憶跟尊嚴的情況下死去,不如將自己的故事公開在世人面前,讓大家對於這種造成痴呆的疾病能夠更加重視,也希望喚起科學家投入研究治療的方法 以他在患病初期出過兩本書( http://www.oprah.com/tows/booksseen/2002/tows_book_20020624_tdebaggio.jhtml ),在書裡面他形容自己逐漸失去記憶,甚至忘記如何刮鬍子,『像是一點一點的被生吞活剝。』

首先湯姆把農場交給兒子,慢慢的他鍾愛的閱讀跟寫作能力,也都消失以後,他的妻子Joyce仍然每天帶他去熟悉的農場走走,到現在,他連自己吃東西,盥洗,吃藥這些簡單的動作,都往往不記得該怎麼進行,但是偶爾清醒的時候,他會記得他不記得很多事情的事實,那種失落比什麼都要殘酷。

在湯姆沒有付梓的筆記中,有這麼一段話:
『現在我砍好也刨光了用來做棺材的樹木,口哨吹著輓歌,手指既嫌惡又憤怒地顫抖,這是靜靜地等帶著下一滴眼淚掉下來的時候。我的世界就將這樣終結,口水像雲霧般從嘴角無助地爬下,口中的怒吼在外人聽來不過是無助的呻吟,走吧!繼續走吧! 掙扎著繼續生存下去,就算夜晚隨著憤怒的吼叫跟噴灑的淚水一起降臨,也要繼續走下去…』

湯姆的妻子按照他們的約定,會繼續將他努力寫下來的筆記,結集成湯姆的最後一本書,湯姆這些年除了不斷的寫,也不斷的畫,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,但是他並不認得自己寫過的文章,或是畫過的繪畫,甚至不記得自己是誰,曾經做過什麼,有過怎樣的人生。

在這個故事中,有人同情湯姆,有人同情他的妻子,但是無論你是哪一種,大概都要慶幸,我們擁有那麼多幸福與痛苦,快樂與悲傷的記憶,這些看似頑固的存在,其實就像我們的生命同樣脆弱。

經營生命,是需要夢想的,夢想的每一天能夠帶著珍貴的記憶,朝著心靈自由的方向走,比再多的養生湯都更加滋補生命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